美国监听中国商业部门被指突破自己声称底线

美国“棱镜门”揭露者斯诺登(Edward Snowden)日前再爆猛料,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7年以来对中国境内目标进行网络监控活动,包括中国前领导人、政府部门、军事单位、银行和通信设备公司。

斯诺登的上述爆料揭开了一直以来中国通信公司在美国投资受阻的内幕——美国政府不仅在台前对中国公司设置政治壁垒,且在幕后一直试图寻找企业系统“后门”,并对其实施黑客式监控。

昨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此事件发表评论称,中方对有关报道表示严重关切。一段时间以来,媒体披露了很多美方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实施监听、监控、窃密情况。中方已多次就此向美方提出交涉。“我们要求美方就此作出清楚的解释,停止这种行为。”

“击杀巨人”

目前正在俄罗斯政治避难的斯诺登,日前向美国《纽约时报》和德国《明镜》周刊透露了一批文件。据上述两家媒体披露,这批文件至少包括一份2010年的文件和一份2013年的文件,均来自NSA。其中包含了NSA对若干秘密项目的内部进展报告。

其中一个代号为“击杀巨人”(Shot Giant)的项目的主要举动是,对华为深圳总部实施网络潜入、寻找华为设备的“后门”。

“如果《纽约时报》的报道属实,我们对于此类入侵、渗透到我们的内部网络并监控通信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在一份声明中,华为表示,尽管当今数字时代的现状就是公司的网络不断遭到来自不同源头的监控和攻击,但再次重申,华为反对一切危害网络安全的行为,并愿意以最为开放透明的态度与各国政府、行业、用户一起合作,共同应对全球网络安全挑战。

华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将高度关注客户以及华为自己网络的安全性和完整性,公司也已经建立了端到端的网络安全保障体系,并不断对其加以完善。和其他公司一样,华为也持续地阻止外界针对内网的攻击,并不断完善、增强华为的基础设施。

NSA监控华为的行动,其背景是美国情报界和舆论长期以来营造的“华为政府背景论”的氛围。

2000年12月,杜林(Bruce Gilley)在《远东经济评论》撰文,猜测华为有政府背景,杜林目前是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政府学院副教授。这是美国方面较早质疑华为的一个动作。

2005年,专长为军事安全事务的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向美国空军提交报告,进一步揣测华为属于政府、科研机构、企业组成的“数字化铁三角”。

此后,华为开始受到美国情报部门的密切注意。据斯诺登所透露的文件,2007年,NSA启动了一个针对华为的秘密项目。

在曝光之前,上述情报活动都是秘密的。但现在可以知道,这些活动同华为在美国开展业务受阻的时间相当吻合。从2008年至今,华为在美多项收购,都遭到美国官方的反对。

华为美国发言人普拉默(William Plummer)发表个人观点称:“他们(美国情报部门)对我们(华为)所做的事情恰恰是他们屡屡指控中国通过我们所做的事情。这是一种讽刺。”

“如果此种间谍行为真的被执行了,”普拉默说,“有关方面应当知道华为是独立的公司,同政府之间并无特殊联系;这一情况理应公之于众,以结束目前围绕华为的信息错误和扭曲。”

斯诺登此次爆料的时机也引人关注。

此前,由于乌克兰局势和俄罗斯接纳克里米亚问题,俄罗斯和西方各国的关系出现紧张。

而昨日,第三次核安全峰会在荷兰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峰会,并在海牙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斯诺登的爆料时机一直掌握得很好。此前,他也是在美欧峰会前夕爆料美国监控默克尔等欧洲领导人消息。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讲师沈逸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认为,斯诺登是理想主义者,不会为某一个国家服务。因此,不能把斯诺登理解为为俄罗斯服务的情报人员。

不过,沈逸也认为,爆料同中国相关的事情是合理的,因为斯诺登一直希望促成广义的反权威力量的联合——反对美国在互联网领域的权威。

沈逸表示,任何国家的情报部门,都是以搜集情报为己任的。然而,问题在于,情报收集的边界和底线在哪里?此前,美国多次指责中国“网络间谍”,其中一条就是中国“突破了底线”,渗入到了商业部门。但是,此次NSA被爆料监控中国民营企业,恰恰是突破了他们自己声称的底线。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标题:复盘美国监听中国始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