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林入晋后多官员被查 省管干部曾空缺300人

临危受命,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入晋已经有9个多月了。这是王儒林入晋后山西第多少个被调查的官员?“政事儿”(微信公号ID:gcxxjgzh)初步统计,上了中纪委官网纪律审查栏目的官员就有35人。而十八大以来,山西的11个地级市中,已有5位市委书记、2位市长落马,此外,国土资源厅、环保厅、交通厅、煤炭工业厅、省地质勘察局、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等多个省直机关的一把手,也先后被调查。仅山西省管系统,干部空缺就一度接近300人。

一边不断有重要岗位官员落马;一边是选人、补位,不能让重要岗位长期空缺,这就是王儒林9个月来面对的局面。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王儒林曾直言,如何选人用人是面临的最棘手问题,“自古以来,选人用人是大难题,山西在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情况、诸多案件又没有办结情况下,选人用人防止带病提拔就更难了”;“岗位不能长期空缺,但是也不能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了”。

那么王儒林怎么解决选人用人这个难题呢?怎么防范“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了”呢?

今年以来,山西省委组织部发布了4次拟任官员任前公示,涉及55个厅级岗位、13个县市一把手岗位。从这四次任前公示中,特别是发自上月29日、涉及39个厅级岗位的最近一次公示,可以看出王儒林的选人用人思路。

“70后”担纲重任

先看这68个人的年龄。

“50后”22人,其中16人都是担任厅级非领导职务。拟任厅长、副厅长的6人里,年龄最大的是贾继武,生于1956年11月,还有四个多月就满59岁,而厅级官员的退休年龄是60岁。贾继武目前的职务是山西省公安厅副巡视员,拟任省直副厅长级职务。

有3位“70后”,年龄最小的是冯晓雷,生于1973年1月,现年42岁,原职务是神池县委副书记、县长,现在的职务是大同市阳高县委书记。另一位“70后”生于1971年3月的李亚丽,也提拔为县市一把手,原职务是稷山县委副书记,现在的职务是隰县县委书记。剩下的一名“70后”是6月29日公示的周跃武,生于1970年,现任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政委,拟任省直副厅长级职务。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政事儿”说,干部选拔一般都会考虑到年龄结构、梯队建设。可对于省管干部缺口一度高达300人的山西官场来说,“年龄结构不是主要问题,最紧迫的就是选出合适的、干净的人,尽快补位。所以,接近59岁的官员仍会委以重任,获得提拔;\’70后\’相对来说比较干净,跟原来的官场纠结得不深,容易脱颖而出”。

从纪检监察系统“抽”人

“政事儿”梳理发现,在山西省委组织部上月29日公示的39个厅级岗位人选中,来自纪检系统的高达13人,占比高达33%。而且,这13人的拟任岗位如果还是在纪检系统,公示时山西省委组织部会注明。公示公告显示,留在纪检系统升任厅级职务的有6人,其余7人则是离开纪检系统,到其他省直机关任职。

此外,来自检察系统的有4人,来自人大和政协系统的各3人。拟提拔为省直副厅长级职务的“70后”周跃武,就来自检察系统,历任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办公室副主任、政治部宣传处处长、反贪局副局长、刑事申诉检察处处长。

“怎样选出干净的干部,不至于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了,山西可谓用心良苦”,竹立家对“政事儿”说,多个曝光案例表明,腐败可谓从山西省委向下层层“传递”,几乎覆盖了各个系统,“不过,纪检、检察、人大、政协这些远离审批权、远离煤炭经济的部门,相对来说要干净,所以,面对大量空缺的补位压力,山西只能从这些相对干净的部门中\’抽\’人”。

政事儿小编统计,仅上月29日这一次公示的39个厅级岗位,从纪检、检察、人大、政协这些部门中“抽”出来的官员就有17人。

622人中选一个县委书记

查阅山西日报等报道,“政事儿”发现,为了防止“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了”,山西采取了不少制度化措施。

“六全”跟踪,干部选用所有环节全程民主、全程差额、全程署名、全程留痕、全程监督、全程追责;每个人选不仅面对面接受纪委谈话,接受公众监督,还要经历“六查”考验,查档案、查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查业绩、查案件、查年终考核结果、查巡视反馈意见相关资料。

今年以来4次公示的55个厅级岗位、13个县市一把手岗位人选,就都是按照上述流程筛出来的。不过,这仍难以保证万无一失。

还是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王儒林就透露说,“在一个重灾区的市,我们采取了很多办法,在发现寻找能够做县委书记的人选,省委组织部在这个市直接谈的有622人,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名单,排第二位的,比较靠前了,在半个多月时间内就被牵扯进去了。还有一个自荐者,排位靠前,还打包票没问题,推荐他的人也不算少,结果一个月内也掉进去了”。

尽管如此,王儒林还是表示,“我们绝不会搞政治运动,也不会搞人人过关。我们始终相信,山西大多数干部是好的”。

新京报记者 王姝

(原标题:省管官员一度缺300 山西咋破解“选了又进去”?)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暴跌是做空者的阴谋?

对恶意做空的强力执法值得肯定,但同时也得看到,脱离市场的规律空谈阴谋,甚至往民粹的方向上引导,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扭曲人们对股市的判断。基于此推出的救市举措,可能会达到维稳之效,深得民心,但对于股市的长久健康发展而言,它的意义将注定有限。


股市阴谋论为何那么有吸引力

李克强总理及其政府在考量经济政策时,失业率、通货膨胀率、GDP、财政收入……都是比股市指数重要得多的指标。换言之,政府不太可能将拉动经济增长的宝押在人为制造牛市上,你也不太可能通过制造恐慌情绪来向政府施压而得到特别多的市场好处。


火车票上为何不标明到站时间

7月1日,北京所有车站全面启用新版火车票,票面经过微调后挪移出了一个“广告区域”,该区域目前呈现的是“铁老大”宣传自家客运、货运两大网站的“广告语”:买票请到12306,发货请到95306。但此前很多旅客希望增加的“到站时间”并没有出现在票面上。


亚洲首富为何炮轰互联网思维

当下,全社会存在一股兜售互联网思维的浮躁的热潮。出现了一些疑似张悟本、李一、王林的大师,盲目夸大互联网神功,简直可以包治中国企业百病。而很多投资人也被各种新概念、新模式所蛊惑,一掷千金去试图获得超额的回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